追蹤
Sappho
關於部落格
草緒、鳶、
爵想、琴、伏狼、月芽、蜜柑、歸蝶、槐、三日月、黑格道爾、久遠、久忍香、伽羅、陸遜
  • 413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7

    追蹤人氣

[ IRON MAN ][Jarvis X Pepper ] ─ 利用


Jarvis人型化第三天的晚上。

「喔!親愛的Tony,你記得我嗎?」晚宴上一位風情萬種的女士帶著調戲語調,輕搖著一杯馬丁尼,緩緩的靠近被Pepper抓來代班的Jarvis。
「哦…當然記得,Miss.scott。」Jarvis在臉上硬擠出Stark平時對女人壞笑的表情,下半身卻後退了一步。
「祝您愉快。」搶在Miss.scott開口要接話前,Jarvis趕緊補上一句,隨即用看起來不匆促的最快腳步離開舞池邊,到人潮不多的陽台上喘息。
 
「辛苦了。」看到Jarvis狼狽狀況的Pepper體貼地幫他端了杯水。
Jarvis喝下開水“消化”一下後,問:「Sir平常都怎麼處裡剛剛的情況?」
「你不知道嗎?」Pepper有些訝異,雖然相處的時間不多,但Jarvis竟然也有不知道的時候。
「我沒看過他在任何宴會上的實際模樣,最多就一些報導或是新聞。」
「需要我告訴你他普通情況的處裡方式嗎?」Pepper說的有點生氣跟慎重。
「嗯。」Jarvis認真的聽著。
「帶回家…或是其他地方,滾床單。」Pepper不悅的說。
「如果不想帶回家的話,要怎樣?」Jarvis可不想讓那些鶯鶯燕燕大嘴巴的發現秘密。
「好像沒有發生過…除了太糟糕直接無視的之外。」Pepper說的相當無奈。
「所以1無視2滾床單?」Jarvis苦笑的覆頌。
「是的,1無視2滾床單。」Pepper忽然又想起什麼似的說「其實還有3啦!跟他們說你跟上校有約了,他們就會燦笑著放棄…然後跟你說一堆瘋言瘋語…」
 
「…上校?Rhodes上校?」Jarvis垂著眼,吞吞吐吐的擠出那討厭的名字。
自從上次Tony發現Jarvis可以代替他之後,Jarvis就常常出外勤、參加宴會,並且還要處理討人厭的交際花,更別說待在家的Tony根本就是在工作室玩樂,甚至最近發現Rhodes上校出入Tony家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。
這種討厭的感覺第一次出現在Jarvis的程式裡,弄得Jarvis有點難以喘息。
 
『有一種雖然可以做更多事,但是卻被拋棄的感受。』
 
Jarvis皺了皺眉,卻忘記他依然是Tony的外型,並且在會場上非常顯眼。
「Jarvis?」Pepper小聲的在Jarvis耳邊喚了一聲,並且拉拉Jarvis的領帶。
「若想回家可以提早走,Tony很少待到最後。」Pepper聳了聳肩,擺出一臉無奈的表情。
「Sir常常讓妳露出這種表情嗎?如同我現在一樣?」
Jarvis感到有點愧疚,不光是因為Pepper的表情,同樣也對自己AI的疑惑感到不安。
不是只需要待在Sir身邊就可以了嗎?但是事實卻是自己連這種小事都無法處理。
「我們離開吧。」Jarvis將水杯隨手放在陽台,拉著Pepper快步走向停車場
 
「Jarvis?我們要去哪?」Pepper睜大了眼睛,坐在R8的副駕駛座有點令人受寵若驚,通常就算是Tony要帶女伴回家也是選擇在有司機接送的情況下,從來沒有由Tony開車載送的道理。
不對,雖然是Tony的外型,但旁邊的是Jarvis啊。
「按照我所知道的情況,Sir通常會開車出去兜風。」Jarvis很異常的對著Pepper露出了迷人的微笑。但是當Jarvis繫上安全帶,這種揪在一起的感覺讓Jarvis和一般人一樣,握著方向盤猛力的催油門,唯一不同的是Jarvis依然很安全的計算開車路線,絕不讓車子與Pepper受到任何損傷。
但是自己呢?
Sir的愛車、Sir的Pepper、Sir的外表、Sir幫他做的心…雖然今天晚上的Jarvis擁有這些…
但是Sir又在哪?
「Jarvis…雖然我知道你不會撞車,不過這樣還是很可怕!」Pepper緊握著安全帶,苦笑著要求Jarvis可以稍微開慢一點。
「妳可以放鬆,這是Sir平常開車的速度,並且我很清楚哪邊有攝影機避免罰單。」Jarvis眼睛看著前方一輛輛即將被超車的車屁股,用毫無感情的語音回答Pepper
「你怎麼了?」Pepper發現Jarvis異常的情緒起伏,伸手拉住Jarvis的西裝袖口。
照Pepper認識的Jarvis,是一個一切以Sir的命令唯一切服從的管家。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Jarvis鎖著眉露出不解的表情,卻沒有看著Pepper,然而因為Pepper抓著西裝,讓Jarvis採著油門的腳緩緩抬高了角度,剛好將車停在Stark公司的大門。
「Stark大樓?Jarvis你也是個工作狂嗎?」Pepper噗哧的笑了出來,踏著高跟鞋快步走到員工入口,刷了通行證。
「來~我帶你去一個地方!」只見Pepper按了頂樓,電梯的語音竟然說出”禁止通行”四個字,讓Pepper愣在一邊,Jarvis晃了晃腦袋,伸手將電梯控制板打開,按了幾個按鈕後電梯隨即上升。
「沒想到晚上不能上頂樓,多虧了你。」Pepper拍了一下Jarvis的肩膀,笑嘻嘻的哼著歌。
Pepper的心情很好,畢竟平常的Tony是自己的Boss,雖然相處的方式並不嚴肅,但是和Jarvis在一起,卻有另一種愉快的心情,是在Tony面前不會表露出來的,連Pepper自己都沒有察覺。
不過Jarvis卻看到了平常沒見過的Pepper。
 
「這邊真漂亮。」Jarvis靠在整片的落地窗旁,另一手玩著Tony的座椅。
原來Pepper帶Jarvis來到Tony的辦公室,令人炫目的霓虹燈灑進偌大的辦公室,就有絕佳的美景。
「呃…我不得不說看著你說這邊很漂亮有種奇怪的感覺,畢竟這是Tony的辦公室。」Pepper坐在沙發上笑了笑,手上玩著Tony的威士忌酒杯。
「沒辦法,我第一次來到這邊!」Jarvis笑著搖了搖頭
「Sir不讓我來辦公室。」
「你想來?」Pepper抿著嘴,睜著大眼睛看著足以陪襯這塊美麗夜景的偽‧Tony Stark
我想來嗎?Jarvis用飛快的速度思考著Pepper問的問題,但是卻梗咽的無法回答,嘆了一口氣。
「或許我想知道Sir的一切,才能好好的扮演他。」Jarvis一屁股坐在Tony的辦公椅上,晃著。
此時的Pepper發現其實Jarvis的一舉一動都和自己的Boss很像很像,Tony在辦公室思考時也是坐在辦公椅上搖晃,看著窗外。
難道Sir不相信我嗎?Jarvis發牢騷似的在心裡嘀咕,微蹙的眉型有些扭曲,不過從Pepper的角度看不見Jarvis的臉,只能聽到不斷的嘆息聲。
「你今晚真的怪怪的。」倒了一小杯威士忌給Jarvis,Pepper又再次拍了Jarvis的肩膀
「Sir不准我喝酒。」
順手接過酒杯的Jarvis雖然口中還是念著Tony叮嚀他的事情,但是今晚Jarvis並不想聽從,張開唇,用不太習慣的舌舔了舔杯口,順勢一飲而盡。
「每次下班前我來整理辦公室,總想看看晚上的窗外。不過…我也是第一次…」似乎想繼續說下去的Pepper卻轉頭對Jarvis笑了笑。
「好喝嗎?」看到Jarvis盯著酒杯不發一語,Pepper打斷了Jarvis的思緒。
好喝,好喝的定義到底是…?Jarvis調了調腦中資料,回想起當初Tony買到珍藏頂級威士忌在家歡呼的模樣,吵著說要帶去辦公室…應該就是這瓶吧。
「Sir有說過,好喝。」從沒有味覺的Jarvis雖然會吃蘋果、喝水喝咖啡…但是依然不知道”味道”的迷人,可以使得Tony如此興奮。更何況是碰到空氣就會些微蒸發的酒精,Jarvis不懂。
「我和你一樣,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的夜景。」Pepper吞了一口威士忌,笑嘻嘻的湊到Jarvis面前。
「你知道嗎,Jarvis,Tony每次都會帶不同的女孩來這邊…。」
Pepper帶著微紅的臉頰劃過Jarvis身邊,慢慢跌坐在沙發上,背對著Jarvis緩緩將空酒杯放下,再添一杯。
此時的Pepper再次讓Jarvis感到疑惑,按照資料,平常的Pepper喝一杯香檳就是最高限度。
Jarvis仔細盯著Pepper的背影,微露香肩的無袖藍色魚尾禮服,挖空的露背設計讓金色長髮更添魅力,今晚的Sir若看到Pepper應該會稱讚她。
「很漂亮,你很有品味。」Jarvis用了Sir可能會用的台詞,非常無腦的說出了沒頭沒尾的一句話。
「什麼?」Pepper回過頭,看到Jarvis認真並且嘴角微笑,不,那根本就是Tony的表情,Pepper心頭一震,趕緊將眼神移開。
「呃,我說的是禮服很漂亮。」Jarvis的程式運算結果發現剛才的發言有失當,趕緊補上一句。
「噢,禮服。」Pepper低頭看了自己身上的貼身禮服
「這是你送我的生日禮物…不對,是Tony送的。」
Pepper眨了眨眼,隨即半倒在沙發上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Jarvis卻覺得Pepper說錯的感覺很可愛,心裡頭癢癢的想靠近點看Pepper現在的表情,拖著辦公椅的輪子,緩緩靠近沙發。
「妳的臉好紅。」Jarvis判讀Pepper的臉部紅潤程度不是正常體溫,伸手去測試溫度。
平常的Tony碰觸女人的臉頰很稀鬆平常,連帶Jarvis都很習慣的在這種情況下觸摸Pepper的臉,更何況是Jarvis唯一認識的女性。
但是Pepper呢?對現在的Pepper來說,擁有Tony外表的Jarvis已經讓她不能冷靜。Jarvis不論是表情、動作、聲音、服裝,甚至連呼吸的頻率都和Tony一樣,他就是Tony。
「我沒事。」Pepper閉上眼睛想逃離眼前的假象,但是身體卻不願意移動…隔著滾燙的臉頰享受Jarvis帶來的一絲絲溫柔。
「Sir…」Jarvis非常輕聲的喚了Tony,小聲到Pepper沒有聽見的程度…今晚那種心裡糾結的痛,若隱若現的出現,既困擾又無法自抑。讓他忍不住吻了她。
Jarvis不知道是不是酒精讓他這麼做,因為他曾讀過關於人類喝酒後產生脫序行為的報導。但是他可以肯定,自己喝下去的酒並不會影響自己的AI……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