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Sappho
關於部落格
草緒、鳶、
爵想、琴、伏狼、月芽、蜜柑、歸蝶、槐、三日月、黑格道爾、久遠、久忍香、伽羅、陸遜
  • 4139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7

    追蹤人氣

[ IRON MAN ][ Tony X Jarvis ] ─ 惱人的Jarvis


解開惱人的領結,Jarvis將車開進車位,小心翼翼的關上車門…
 
順手拿起放在工作桌上的眼鏡,在家中必須將眼鏡帶上避免Tony看著長的一模一樣的Jarvis生悶氣,雖然是Tony自己的臉,不過戴上眼鏡的帥氣外型還是讓Tony允許Jarvis做這樣的區隔。
『你可不能這樣出去!雖然還不賴。』
但是Tony依然忍不住碎碎唸,明明Tony自己也會帶著墨鏡出門。
這樣的對話讓Jarvis有些不解,到底為什麼讓Sir不高興卻又矛盾的放任他?
正要關上車庫的電燈開關,看到桌上凌亂的電路與程式稿,Jarvis差小手手整理乾淨,現在已經是半夜,Sir忙到忘記收拾也是稀鬆平常,再三個小時就天亮了。
再度步入Tony的寢室,Tony趴臥在鬆軟的枕頭上睡的正甜,髮稍半濕的散在臉頰旁
「咦?難道Sir才剛睡?」Jarvis坐在床沿,輕輕的用手指捲了捲柔順的深栗色頭髮,另一手順便將被Tony踢開的被褥拉回腰間。
Jarvis?」Tony眼睛半閉,將埋在枕頭中的臉轉向Jarvis,伸出手揉了揉眼睛。
「怎麼這麼晚?」
「很抱歉,我開車將Miss Potts送回家。」
Jarvis加重了手指捲繞髮絲的力量,弄得Tony有點癢。
「嘿!幹什麼?」Tony不自覺笑了出來,隨即伸手將Jarvis撥開。
「要將頭髮吹乾才可以睡覺。」Jarvis不以為意,用另一隻手摸了Tony的臉頰
『你想頭痛嗎?』
本來要繼續將話說出口的Jarvis卻歪了歪頭,頓在這一秒。那種無法解讀的感受,帶著酸酸的痛楚感這時又出現在Jarvis的胸腔。
「現在是半夜三點,你不需要睡覺我卻很想睡。」Tony不耐煩的翻過身,順勢讓Jarvis的手離開他的臉頰,閉起眼睛正要回去甜美的夢鄉。
「不可以,Sir你會頭痛的。」Jarvis從旁邊的櫃子拿出乾淨的毛巾,將身體半躺在Tony旁邊的空位,輕輕的用毛巾擦拭著Tony臉頰與耳旁的水珠。
「嗯……Tony皺著眉,表情很無奈的發出無意義的聲音,眼睛依然閉的死緊。
「今天晚上,有很多小姐來打招呼。」Jarvis一邊將Tony的頭髮擦乾,一邊輕聲的在Tony耳邊報告今晚宴會上的事情。
「喔。」Tony不在意的虛應,將眼睛打開一條縫後
「你嘴唇旁的口紅是怎麼回事?」Tony用手將頭撐起,挑著眉毛。
Jarvis愣了一秒,伸手摸了自己的嘴唇,再看看自己的手指。
「呃,這是Miss Potts…」嫩紅色又帶一點粉膚的線條,擦在Jarvis的唇角與手指上
Tony不可置信的看著Jarvis,睡意一掃而空,坐起身來指著Jarvis的鼻子……
「你居然用我的臉做這種事情!?」
Sir,我是不小心的。」Jarvis驚慌的站起。眼睜睜看著Tony將旁邊的枕頭拿起,往自己的方向扔。
「去給我整理乾淨!」隨後Tony指著枕頭意示要Jarvis撿回來,然後倒頭就睡。
 
 
A.M7:00,一如往常Tony寢室的落地窗簾打開,Jarvis的程式很盡責的叫喚Tony起床,不過Jarvis人卻在廚房。
Sir早安。」掛著眼鏡,今天早上的Jarvis不敢動Tony的報紙也不敢吃蘋果,咖啡機正煮著頂級咖啡,自己只是倒了一杯水。
「早。」Tony穿著昨天晚上的睡衣,沒換外出服就直接來到廚房,一屁股坐在Jarvis的對面位置上。
「你昨天晚上到底搞什麼鬼?」咬著Jarvis做的三明治,眼睛看著咖啡機,動動手指,Jarvis起身倒了杯咖啡,放在Tony面前。
該據實以告嗎?Jarvis很掙扎的在運算著要如何解釋才能讓Tony不拿咖啡扔他重點不是他會痛,他根本就不會痛,他也不應該會痛。
昨天晚上Jarvis本來想問Tony那種心中詭異的感覺是什麼,不過卻因為口紅印而弄得尷尬。
雖然昨晚吻了Pepper,但是他卻有看著Tony的錯覺,這算是程式中毒了嗎?
「沒什麼,只是開車去兜了幾圈。」Jarvis語意模糊的想草草帶過,但是表情卻有點複雜。
「拜託,不要露出那種我一看就知道你在想什麼的表情,那可是我的臉。」Tony用鼻子哼笑了一聲
「在會場上?」Tony用食指指著Jarvis
「不是。」Jarvis低著頭,有點愧疚的說:「我不知道怎麼了。」
「沒有人看到就好。」Tony擦了擦手,歪頭看著對面那個好像臉紅卻又很正經的自己……拜託,我會露出那種臉嗎?原來我一害羞就這麼明顯?才沒有,Jarvis太過分了,不僅複製了我的外表,最近更連行為模式都讓我覺得他和我像極了。
「我想你最近還是不要出門好了。」Tony莫名其妙的一股無名火從心裡冒出,雖然有Jarvis幫忙自己可以空出很多時間,也不用去處理麻煩的外勤,但是Jarvis昨晚回來後就很怪異,連今天早上應該要來報到的Pepper也還沒出現,他們兩個到底搞什麼鬼?
 
『不過就是個淡淡的口紅印,有什麼好在意的?』
 
Sir…關於昨天晚上Jarvis利用廚房的電視秀出了資料庫畫面,從Miss.scott過來搭訕開始,直到Pepper解釋該如何處理惱人的花蝴蝶…至於離開會場後的畫面,Jarvis卻刻意沒有存檔。
「喔?原來你不懂如何應付女人嗎?」Tony用嘲笑的語氣調侃Jarvis,站起身來又倒了一杯咖啡。
「是的,我只有Sir在家中和女性對話與動作的資料。」接著電視上則開始播放關於Tony12個月份女郎的相處畫面。
NO!一大早不要播放這種畫面!OK?而且你幹麻把這種東西留著?」Tony擺出有點嫌惡的表情。
Tony?」剛踩著高跟鞋踏進廚房的Pepper拿著今天應該要遵守的行程表,睜大眼睛看到電視上的畫面愣在門口。
Jarvis…你真是Tony惱怒的將電視關掉
「我要將你的AI歸類為跟小手手同一等級!!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